财富焦虑时代,如何跑赢印钞机?

2020-02-27 18:31:27 admin 38

  这是一个较好的时代,中国经济连续近40年实现高速增长,与此同时,公民的财富也实现了快速积累,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高净值家庭数量第二多的国家。

  这也是一个普遍焦虑的时代,据《2017国民财富焦虑报告》显示,我国有中度和高度焦虑的人群,加起来超过了8成。财富焦虑、知识焦虑、健康焦虑、教育焦虑……高净值人群的焦虑感仿佛比以往任何时代都多,尤其以财富焦虑更为典型。对于高净值人群来说,财富焦虑时代下,如何合理配置资产、发掘新的价值增长点、跑赢印钞机将是未来财富保值增值的主线。

  2020年1月中国广义货币M2首次超过200万亿,距离2013年3月突破100万亿不到7年,研究发现:过去40年,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年均增速15%,1998-2017年M2增长了16倍,从各类资产价格表现看,绝大部分的工业品、大宗商品、债券、银行理财等收益率都大幅跑输,只有少数的一二线地价房价、医疗教育等服务类产品、股票市场上的核心资产等收益率跑赢这台印钞机。

  下面就来看看中国货币供应对经济增长、通胀以及各类资产价格的影响。

  一、 中国货币超发的测量及影响

  1.货币发行历史回顾

  我国货币发行历史可根据信用创造的主要来源分为5个历史阶段:第一阶段(1987-2000年)为商业银行发展初级阶段,在此期间M2主要由各类贷款派生,外汇占款逐步增加;第二阶段(2001-2008年)为外汇占款快速上升时代,M2在此期间主要由各类贷款以及外汇占款共同创造;第三阶段(2009-2010)为贷款迅速扩张期,次贷危机后世界经济萧条,在刺激性宏观政策作用下,我国信贷投放持续快速增长,各类贷款也再度成为货币创造的主要来源;第四阶段(2011-2016)为同业迅速攀升期以及外汇占款存量下降时代,此阶段贷款及同业为货币创造的主要来源;第五阶段(2017-至今)为同业萎缩叠加外汇政策回归中性期,外汇占款对货币投放的影响显著降低。

  从我国货币发行的历史进程可以看到,各项贷款始终是主导货币创造的主要力量,在不同时期内外部环境及政策变化导致发行货币的次要驱动力变换。尽管内部、外部经济因素共同作用导致货币信用创造波动,然而发行货币的本质始终是促进经济的平稳运行与发展。

  2.中国货币超发量化分析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货币增速大涨,2000年至2018年,中国基本处于货币超发状态,共有5轮货币超发达到峰值的时期,分别为2003年、2005年、2009年、2012和2015年。从指标来看,名义货币缺口与货币过剩率均大于0,表明1978年以来我国处于货币超发状态。从信贷方面来看,我国在2006-2007、2009以及2016-2017经历三轮大的信贷扩张,其中2009年受宽松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刺激影响,广义信贷同比达107%。此外,自2008年以来,货币超发幅度、广度、深度均远超过去水平。

  从货币供给以及货币需求出发的指标显示,中国在过去十八年,尤其是2008年以后的近十年存在严重的货币超发,而M2广义货币也从40万亿上翻4倍至167万亿,而GDP在此期间累计上涨不到一倍,城镇居民收入、全国住宅价格涨幅均远低于M2扩张幅度。过量的货币最终流入实体市场和以房产为代表的金融市场,是导致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原因。

  二、中国货币超发下的各类商品及资产表现

  研究发现,各类商品、大类资产价格与货币超发之间的关系可分为三类:一是价格涨幅远低于货币增速,跑输货币超发,各类实物商品、固收类债券和大宗商品体现了这一点;二是价格涨幅与货币增速相差不大或基本持平,医疗保健、教育等服务类产品以及一线城市土地、房产体现了这一点;三是价格在过去大幅增加,跑赢货币超发,2009年后股票体现了这一点。

  具体表现为:实物商品价格涨幅远低于货币增速,跑输货币超发;大宗商品价格涨幅远低于货币增速,跑输货币超发;固收债券收益率涨幅远低于货币增速,跑输货币超发;医疗保健、教育等服务类产品价格涨幅与货币增速相差不大;一线房价、地价价格涨幅与货币增速持平;2009年后发达国家股票价格在过去大幅增加,跑赢货币超发。

  三、货币超发下的各类资产表现:经验总结

  回顾近40年来我国货币发行历史,货币流动性多数时期均处于过剩状态,本轮货币流动性从2009年的严重过剩后长期处于过剩状态,长期以来货币“钝化”使得宽松货币对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越来越小,而对广义资产价格影响显著提高,各类商品、资产表现分化程度进一步加深。

  1)大宗商品以及固定收益类债券跑输货币增速,长期来看股票波动性较大影响其复合增速,中期跑赢货币超发;2)在货币超发的大环境下,房产增速、地价增速整体低于广义货币增速,而一线城市房地产增速与其基本持平;3)传统实物商品价格增速与货币超发逐步脱节,而需求具有刚性的医疗保健以及教育服务等产品价格增速与广义货币增速差距较小,货币超发对核心物价具有较强影响;4)从长期来看,一昧采用超发货币的政策对转型中的中国经济促进意义不大,反而延缓了经济结构的调整与增长方式转变,对经济的长期增长无益。只有通过坚定不移的对外开放、放开行业管制、降低税负、国企改革、鼓励创新等推动政令畅通的新一轮供给侧改革,才能实现经济的成功转型。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资产配置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在全球各类资产中,美元资产仍是受追捧的资产,进军美元投资市场,对广大投资者具有吸引力。

  目前,汇运资本旗下的汇运资本1号“柯罗尼轻工业物流地产基金”即将顺利进入退出阶段,该基金给投资人带来了超出市场预期的亮眼回报。与柯罗尼旗下地产开发集团合作的汇运资本2号“房地产投资基金”也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推出。详情请电话咨询:400-1515-016。

  本文部分素材来源于泽平宏观发布的《货币超发与资产价格:如何跑赢印钞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和我们联系删除。

汇运资本 版权所有 2017-2020 粤ICP备15113033号

400-1515-016

汇运资本是一家专注于国际市场上的专业投资机构和财富管理机构。分别在中国深圳,中国香港,美国波士顿等地设有分支机构。

汇运资本业务领域主要专注在全球不动产投资领域,关注医疗健康创新增长投资机会,为投资人提供多元化的海外投资项目及高效精准的全球资产配置方案。